RSS订阅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你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内容

苍穹的法芙娜剧场版三个发生在老北京的诡异故事,胆小慎点!-伦理趣读

208 全部文章 | 2018年05月19日
三个发生在老北京的诡异故事,胆小慎点!-伦理趣读


1. HF宾馆的老奶奶
老北京人都知道HF宾馆吧?(我这里用“HF”来代替,怕影响人家生意和纠纷,就用代号称呼了。)它位置在前门和建国门路之间那块,在首都大酒店边上,不算大,但历史跟首都大酒店差不多(说出位置,北京人都应该知道了)。网上相传酒店的怪事不少,北京这龙脉所在地也免不了。
这事是我姐当初经历的,讲给我听的时候,我还上小学呢,吓得是至今印象颇深!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得从90年代的一个冬天说起,具体时间已经记不得了。
老姐那时19岁,学的是技校,也没念过高中。毕业后分配到HF当实习生,那年冬天,HF的5层失火了,至于HF怎么善后的老姐也不知道了。她去的时候,火灾的事已经过去了。她去5层转过,楼道内能闻到轻微的烟熏味谷饶人才网,有些地毯头和地板也有未擦净的黑渍。用她的话说,当时的5层挺压抑的。 她实习期做的工作是前台领位,忙的时候前台登记的活儿也归她管。当初是实习期间,领导安排的任务完成后,能捎带手干点力所能及的,招领导喜欢也能提早结束实习转正。老姐当然是懂这些的,5层那火灾的事我姐也是后来才知道的,没有亲历,自然也没放在心上。但心细的老姐,观察仔细,她发现5层的住户的确比其他楼层的低,而且竟是投诉,尤其是夜里。 当然,她认为这可能就是巧合。但后来发生了一件事,让她改变了看法。
事发当天她值夜班,前台和大堂都挺安静的,两人在前台值夜,外面下着小雨。大概夜里2点多吧,客人打来电话,我姐接的。听声音比较苍老,能辨认出是个老太太。以下是我姐复述那老太太的原话。
“我渴啊!渴啊!你能给我送点水来吗?”语速很慢,声音嘶哑。我姐当时听着就有点不太舒服。但想了想这老人可能也是起夜看没水了,才给前台打的电话,正睡得迷糊不清醒,所以说话才这样的效果。
“行,老奶奶。请问您几号房间啊?我这就给您送上去啊?”
我姐说完这话,对方好几秒没回答。她就又“喂! ”了一声,以为对方挂机了三角梨。
过了10来秒钟,老太太才回答:“502。”然后电话就“嘟!嘟!嘟!”的响了起来,不是挂机啊!是盲音!90年代的北京酒店都是很老的那种双耳朵座机,如果是手把双耳听筒挂机的话在耳边会听见声音的。也就说,老太太没有挂机,只可能是把听筒撂到了一边或者索性掉在了地上。这就有点奇怪了,我姐当时怕老人出危险,赶紧叫旁边的同事查一下房间入住信息。自己提着暖水瓶(北京人都爱叫“暖壶”十八钗,90年代的酒店还没有饮水机等先进的设备)上楼去了。
另外那个同事,就翻开了当天房客登记薄,那时候电脑还不普及,也没有那么强大的功能,大多客人都会用笔登记。
当天夜里,5层灯也不知工程部怎么搞的,坏了好几盏也没维修,走廊长而幽暗。她慢慢向502走去,身边经过的房间,门把手上都挂着“请勿打扰”的牌子。而唯独走到502房的时候,门是虚掩的,开了条巴掌宽的缝儿。但走近时,里面漆黑一片,还有股怪味从虚掩的门里飘出来,老姐闻了闻,感觉是烧焦肉类的糊味儿。她站定在门前,敲了敲门,里面没人回应。正觉得奇怪之际,却听见房间内的座机突然响了!寂静无比的环境下,突然响起老式电话的铃声红土香!(老式电话铃声,大家应该听过吧?敲钟那种动静。)当时给我姐吓得汗毛孔都炸开了,手一个不稳,把暖壶摔在了地上。电话响了几声却没人接,我姐赶紧抱起暖壶也顾不得烫手了,撒丫子就往楼梯口奔,却听得耳边传来一声叹息,接着是苍老的声音说话:“我渴!给我送水! ”
她飞速跑下楼,当我姐气喘吁吁的回到一楼前台的时候,正撞见同样惊恐的同事。看我姐慌慌张张的样子,门口的保安也赶紧过来问情况。当时老姐,却吓得说不出话了。同事比姐大了几岁,把保安劝走,拉过我老姐问:“你进屋了吗?”
我姐摇头气喘吁吁的说:“我看门虚掩,里面黑灯而且闻到有烧焦肉的味儿。” 同事赶紧跟她讲——502今天根本没人住!怎么会有人打电话?门更不可能开啊?
“我正要进去的时候,听见屋里座机响了!吓死我了! ”我姐补充道。
“那是我打的,怕你出危险! 多亏你没进去! ”
二人脊梁骨是一阵发凉,头皮都麻索索的。那天夜里,我姐和同事就没再回502。她庆幸自己没有进屋就跑了,如果进屋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肯定是没好事。 第二天,502的事就在客房部同事间传开了,有员工凑到一起聊她们的经历。打扫502房间的时候,白天也遇到过怪事。说在洗手间的时候,洗漱镜的大玻璃有时候会变成大白板,根本照不出人影。无论怎么打扫,都有股糊味。这事吧,也跟领导说过。但领导都不太相信,只说是他们看走眼了,不要在酒店内胡说八道,记得当时还开会整顿了纪律。而我姐和同事第二天下午偷摸的去过一次502,发现座机的听筒是撂到地毯上的。联想起夜里的事,就更加费解。这是灵异电话吗?如果听筒在地毯上,那在门口听见同事打来的电话怎么解释?后来同事回忆说的确是打通了,但是占线的声音,这就更说不通了。听筒在地上的话,占线是对的;但我姐分明是听见电话响了,那就不是占线,是打通了没人接。两个人听到的为什么不一样呢?她发誓绝对不是旁边房间传来的,或者是幻听。(关门电话响声和开门响声的强度是不一样的,也是能听出来的。关门声音发闷,那夜里听到的却非常清晰。)如果大家不相信灵异的话,就当是电话出问题好了。但我能确定的是,当时,房间里肯定有鬼!我姐跑开的时候,还听见那老太太的声音啊。所以要是进去了肯定得出大事。
时隔多年久禾快运,我姐已不在HF干了,但回忆起来仍然是汗毛倒竖!在她离职之际,听领导间讨论过5层火灾的事。是无意中在一次年会聚餐时,偷听到的。说502火灾时,烧死了一个房客,是个老太太,没逃出来。当时还是119灭完火才发现的,老太太就烧死在了卫生间里。
我姐这人信佛,家里供佛堂,在她身上的确经历了很多怪事,以后会慢慢都分成一个个小故事写给大家。对!还有我自己的事,虽然没那么邪乎,但也是细思极恐的。
(至于HF宾馆,到底是几层哪间房间闹的事,时隔多年!我现在也记不太清了。所以用502代替,至于这事真假也无从辨认,就当鬼故事听吧。后来,我还在东郊民巷那拍过雪景,那个古老教堂有种时代沧桑感,还是挺出片的。我妈在首都大酒店上班,也听她说过年轻时,她同事经历的一些事。)
2.钺哥的亲身经历
这个故事听哥们讲的也是酒店的事,当时我跟他手底下做设计。
哥们学的计算机专业,结果毕业却没干这行。去了酒店打杂,这酒店名字他给忘了。不是很大,都不带星儿,大概位置说在三环附近吧。他们那啊,外地人多,提供宿舍和洗浴。这哥们北京人,不需要住宿舍,所以很多经历就没遇到了。因为这些怪事都发生在晚上。
事发那天,她正常班,下班就回家了。第二天上班,去更衣室换完工服出来正好碰见同组的一个女同事,见面就问他。咱们组来新人了吗?女的?他说不清楚啊,目前没看到有姐妹儿进来啊。她就说好像碰见新同事了,在更衣室的时候遇上的。我这哥们好奇就问她,来就来呗,你问我真奇怪,我又没去女更衣室。这女同事临走时无意说了句话,却让我这哥们起了疑心。她说:“是他妈奇怪,我过去跟她打招呼也不理我。就知道跟那梳头,真他妈不懂事,操! ”最后还骂了句脏话。酒店这地方工作的女的,大多比较痞。我哥们没在意,只当是这女的犯神经呗。
到中午吃饭的时候,一帮女同事都聚拢在一起讨论什么事情,叽叽喳喳的,吵得跟爆豆子似的。我这哥们,往过凑了凑,大概搞清楚情况了。原来是这姐妹把早上的事说给别的部门女同事听了,谁曾想,她这么一说。还把其他人的兴趣点起来了,都说也遇到过那女的。还总是在女更衣室见到,工作场合就从来没见过她。而且越传越邪乎,都说过去打过招呼,那婆娘从来不理人,也都是背对着她们梳头从不转身。我这哥们听这话,就知道大概齐是怎么回事了。这些女同事呢?也是吓的不轻,如果是巧合的话,也不能这么多人巧合啊?当时我听这故事的时候,就觉得这酒店闹的可真够凶的!我在天涯鬼话混迹日子不短,也曾听过一些音频鬼话节目。鬼是怕人三分的,如果不止一人看见,那说明这鬼比较凶狠。但这情况,这女鬼应该没有恶意。这事发生后,有人反应给部门领导。最后怎么处理的,哥们没说,至于那女更衣室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总会有个梳头的背身女人出现?也没人敢去探究了,因为当事人没给往下讲,我也就没刨根问底。
再有件事,是发生在他男同事的寝室里。是他那些朋友团建时,聊起来的。事情是这样的。
他组的一个同事下大夜班,回宿舍睡觉。因第二天还要上晚班,所以下夜班这兄弟回宿舍没别的事干,就是睡觉。往常下夜班这宿舍是什么情况呢?6人一屋,三张床,上下铺,一般都会有人在房间里打牌或者看电视。那天回来,宿舍的兄弟们却都不在,只有上铺一哥们在睡觉。当时因为困,根本也没心思跟睡觉那人打招呼,只是扫了一眼。睡哥脸对着墙,姜次郎后脑勺对着他,被子盖在胳肢窝的地 方。当时冬天,宿舍暖气温度不高,盖的挺严实,也没看清是哪位。本想打个招呼欧洁蔓,却怕逗起话头,侃大山没完把睡觉时间给耽误过去。再加上也困了,没心思侃大山,索性扯了被子就睡在那哥们的下铺了。这一觉中午饭都没吃,一觉都睡到晚班点了。大概是下午5点多醒的,晚上6点的晚班在值个大夜班才能下班。
(那小酒店员工真挺苦逼的,有宿舍的就玩命安排工作,使唤人简直是连轴转,累死你活该啊!酒店真不是人干的地方。)等他醒了,再往上铺一瞟,那哥们还那睡呢!连睡姿居然都没变。当时,这哥们就觉得挺奇怪的,但没想太多也跟自己没关系,就穿好衣服,抽着小烟儿上晚班去了。
上完第二天夜班回来,推门就看见宿舍那些弟兄们都在屋里打牌呢栾雨。我这哥们看见疲惫的他,第一句话说出来就给他问懵逼了。
“卧槽!你还知道回来啊?昨天你丫上哪去了,累成那操性?外面找小姐去了吧?”我哥们调侃他
这么一问,给这哥们惊着了。他第一反应就是看上铺的位置,居然是空的,压根就没人!
“我上铺那人呢?”
“谁啊?你上铺一直没人啊?”
那哥们只挠头,说:“不可能!我看见了?”
“一惊一乍的,你昨天到底去哪了?一宿没见着人?”
“我他妈还想问你们呢顺风妇产科?我回宿舍你们都不在,就看上铺一哥们睡觉,没别人了。你们上哪去了?”
他这回答让我这哥们听了后脖子直发紧,赶紧道:“哥们!昨天你回哪了?你走错屋了吧?我们昨天白天都在好吧?”
哥们眼珠子瞪得老大瞅着众人,他们都点头称是。
我听到这也是吓得够呛,问题是——这哥们下夜班去哪了呢?难道去了另外一个世界的寝室?直到现在那哥们也坚定自己没走错房间,就是回的他们的寝室。虽然我哥们还是不信他,但也解释不清他那天到底去了哪?还在那宿舍睡了大半天。我曾问过我那哥们。他有没有故意忽悠他,耍他玩呢?他瞪着眼盯着我说:“我有病啊?故意拿这个耍他,又不是愚人节。”
这两则酒店的鬼故事,就成了我跟他单聚时候的谈资,他后来离开了那家酒店,到了会展公司干,和我成了同事别连科。我还参加过他的婚礼,我管他叫钺哥。
酒店那些老同事凌成败,钺哥走了之后关系淡了。之后再发生什么事,他也不知道了。
后来,他还给我讲过一次他在北京走读大学,在学校宿舍亲历过的两件事。因为他就是随口说的,并不详细,我就把这事提一下吧。
他说有一次睡不着,去走廊里去抽烟。他住三楼赤警威龙,外面是个长条露台,大概10米多长,露台没别人就他独自抽烟。露台这么设计是为了给学生方便晾晒衣物,他靠在露台边抽闷烟。无意中低头看见一个小姑娘,大概7 、8岁的样子,在他正下方拍皮球,地面“啪!啪!啪!”的响着拍球声。他看了下手表,感觉不太对劲极品基老伴。
第一: 这么晚了大家都睡了,难道听不见噪音吗?没人出来说这孩子吗?这是在二楼宿舍区门口啊;
第二:这是学生宿舍,大学生。怎么会有这岁数的小女孩呢?
第三:这是男生宿舍,更不可能有女孩啊!
卧槽!越想越不对劲,他把烟头撵灭了,就这一回身的工夫,再看下面却惊出一身冷汗,女孩的位置突然从她原来站的位置移动到了二楼的另外一头。大家可听明白了。他学校的宿舍有点老,建筑风格像简易楼那种。就是最左侧是楼梯口,他住的宿舍在最右侧。正下方是二楼的最右侧,人转身的工夫也就一秒不到吧,孩子怎么会转移到了二楼的最左侧也就是楼梯口的位置呢?这孩子怎么做到的?飘过去的?还是会乾坤大挪移?动作没变还在那拍球,地面还是“啪!啪!啪!”的声音。这孩子低着头看着球,看不清孩子的脸。当时我这哥们浑身发冷,立即回了宿舍。当天夜里都没敢闭眼,也没睡好,只要一闭眼就是那小丫头跟那拍球的样子。
在之后的日子,也没再见到过这拍球的女孩。
他在学校经历的第二件事,是他都毕业了才从老师口中得知的。
他在学校宿舍住上铺,每天夜里睡觉的时候总能听见对过宿舍敲墙的声音,几乎每天都经历。但是他隔壁的宿舍不住人,改成了学校的杂物间。大锁锁着,只有拿东西的时候才打开。后来他向宿管反应情况,说自己老被敲墙声影响失眠上不好课。宿管找校方领导汇报情况,最终,给他换了宿舍才把事解决。毕业后,他一直好奇这事,请自己班主任老师吃了顿饭,才知道咋回事。原来,那宿舍当初死过一名学生,也在上铺。因为死人了晦气,校方把那间宿舍改成了杂物间不让学生住了,当时不告诉他真相是怕他乱说话影响学校声誉。
咱单说这敲墙声,是亡者的灵魂想冲破宿舍的牢笼吗?还是灵魂不肯走呢?想想都有点后怕,这世界,你真是琢磨不懂这些鬼灵精怪到底要干什么?
庆幸的是——钺哥讲的这些撞鬼的人,都没被鬼害。
再说个我在单位下班坐电梯的小段子。我在朝阳紫檀大厦里上班,总共18层,我跟8层上班。那天加班了,晚上8点才下班。坐电梯,进电梯间忘了按1楼了,结果电梯没往下走。往上走了,我在往上升的时候按了1层。可能是楼上有人叫电梯,既然我按晚了,那就跟楼上叫梯的人一起下楼就好了。我就盯着按钮盘那一层一层往上升,结果停在了16层。
怪事,这时候发生了。电梯楼上叫梯往上升是正常的,但是停在16层却没开门。注意细节啊,朋友们。电梯每到一层都会语音播报,大概意思就是16层到了,接下来就是开门。而16层到了语音也播放完了,却没开门。如果有人按电梯即使等不及乘别的梯子下去了,正常的话也应该会开门吧?此时,电梯从16层开始往1楼降,一直下到底中间没停。
我后来想这梯子,越想越不对。为什么到了楼层播报完了不开门呢?第二天我中午乘梯上到16层看了一下,是一个独立的房地产公司,装修的还很好。我倒是没想往灵异方面猜测,就当是电梯出故障吧。朋友们怎么看?
3.发小老杨诡异拼车事件!
中国每座城市都有着一些古怪传闻,南京、济南、西安、广州、厦门兰芳共和国。尤其老北京的轶闻传说,从古至今,比比皆是。比如佛香阁、375路公交车、北新桥海眼、 鼓楼铸钟娘娘等。咱土生土长的北京人儿,也是胡同里长起来的。
今个给您讲一个关于故宫角楼的故事,保准您没听过。当然,这是哥们2017年2月3 日晚上经历的事,遗憾的是我没参与。说这事得从一张优步拼车地图讲起。这事他是第二天发了朋友圈,我才知道的。当时我就微信他,哥们就告诉我一句话——“夜里再也不去那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2月3日还在春节假期里。我哥们姓杨,暂且叫他老杨吧。老杨和另外一人约着去角楼拍照,可能是先去北海附近玩了玩鸟之诗简谱,等晚上了再回来拍角楼。老北京人都应该知道,那地儿是北京摄影爱好的聚集地之一,赶上夜里亮灯更地道!老杨是摄影爱好者,可那天,天气不好,等了半天也没拍成。后来,老杨看表都夜里12点了,太晚了,想赶紧回家。
老杨住南城,公益东桥那边。可过节期间,公交早下班了,出租又不好打。北海那边保留了很多非物质文化遗产,院落也较多,再加上又挨着天安门近。这个点,南池子,北池子南河沿大街上人烟稀少,车也少。所以,老杨和另外那人决定拼车。就在附近刷优步,这怪事就出现在这优步上。发现优步都难刷到,正绝望之际,突然出现了下面这张图!

为了方便看,我把汽车所在位置标红了。
虽然司机瞬间放弃了。但这个图中,车的位置相当诡异!更诡异的事情还在后面,当另外那人再用优步打车时,定位却还是这个。虽然,优步是择近选择的,但同一单,有必要抢两回吗?而且好不容易抢到手的单子为什么要瞬间放弃掉?大家再仔细看看那辆车的位置,灰色的状态跟灵车似的。而且,居然在故宫博物院里?也就是说这车的位置在故宫里面!
这个点,故宫下午5点就下班,貌似因为闹鬼还没有值夜班的人。怎么可能会出现汽车呢?这完全不符合正常逻辑,如果我们不信灵异,信科学,那优步软件按照科学的定位怎么会捕捉到这个位置?这也就是老杨毛骨悚然的地方。听说摄像头可以录下灵异的画面,像电影鬼影实录那样。如果一人定位是巧合,那么,另外一哥们的定位怎么也一样呢?优步有显示这个司机的姓名和车的信息,不是本地车,还是“新”字打头外地车,也就是说这辆车在优步的系统里是被注册过,不是毫无根据的。
后来,我问老杨。你们打那车了吗?老杨坚决说没有,白送回家都不坐。后来,他们是走了两条街过了故宫才拦了辆出租车回家的。后来,每当想起这事还是比较后怕的,如果打上那辆车。苍穹的法芙娜剧场版会不会出什么事呢?这一直是个悬而未解的谜,也成为我调侃他胆小的理由。其实换了我估计也得认怂。我跟他探讨这事的时候,想了个合理的推断——是不是在故宫博物院里面某个工作人员的车?他开的一个恶意玩笑故意吓唬拼车的路人甲?但这个推断也不太成立。首先,故宫博物院下班后能让停汽车吗?如果说是游客某人藏在大殿里不出来,监管不力没查到,还说的过去。其次,地图显示的位置正好在非常空旷的地带,不在胡同,不在街道,更不在大路上。停在那里做什么呢?专门为了吓唬拼车的老杨,这个路人甲吗?最后,他出现在那个位置,那肯定人也在那,他是如何进去的呢?夜里12点多,故宫大门早就关了,根本就不可能开车进去。
如果看了这故事,大家给想想,这车的出现算不算很灵异呢?

上一篇:优玛除疤网

下一篇:优可洛药店有卖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