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你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内容

肝硬化治疗三、魂梦茫茫四、多情应笑-木木的小大世界

163 全部文章 | 2017年02月20日
三、魂梦茫茫四、多情应笑-木木的小大世界
【三】魂梦茫茫
【云霄城】
就这样,时光荏苒,又过了八年。萧薇已是二八年华,更加灵巧动人,萧蔷也出落得如画中一般标致,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全城上下都在议论着萧家的两个小姐如何不让须眉,如何倾国倾城。
而直至有一日偷听了姐姐和父母的对话,萧薇才知道,那时在七夕庙会上见到的跟着姐姐跑来的那个男人,便是一直来说媒大唐文宗,一直缠着姐姐不放的贾家二公子,贾伊。
贾伊大萧蔷三岁,自小就仰慕她的飒爽英姿,便经常鞍前马后地为她跑腿。久而久之,萧蔷也觉得这个男人很靠谱,终于两家协定了婚事。
而此时的萧薇除了天天打趣姐姐,也开始忙上忙下,筹备两家的订婚宴。
九月初六,是个好日子。既是萧薇的十六生辰,也是萧家与贾家定亲的日子。
萧薇虽贵为寿星,但依旧心甘情愿地为萧蔷跑着腿,含笑为宾客们引路,楼上楼下奔忙着。
“好歹也是你的日子,别累着了铁血江桥。”萧蔷好不容易拉到她,为她擦了擦汗,想拉她坐下吃点什么小点心,却被萧薇甩开,笑道:“你少来,还不都是为了让你多点时间去陪你的如意郎君……”
萧蔷刚想伸出手去掐妹妹的脸,她却已经笑着跳开,跑远了。
眼看到了中午,珂兰葵尔瑞人已差不多到齐了,萧薇仍旧忙里忙外,一刻都停不下来。不时有人劝她歇歇,可这终究是长姐的终身大事,交与别人她也放心不下。就在她转身要去迎接来往的宾客之时,忽然头晕目眩,一个趔趄,摔倒在地。
“小姐!小姐!”周围的婢女一下子慌了,一股脑都围了上来。
萧薇待眼前的黑尽数散去,才看见周围一帮不知所措的婢女们,强挤出一个笑,肝硬化治疗叫她们不要声张,稳妥地将剩余的任务发派下去后,点了两个人扶自己去最近的一间空厢里休息。临走前还叮嘱,要是爹娘问起来,就说自己累了,歇歇就好。
待支走了婢女,把门锁好后,萧薇才真正觉得难熬。
身子全身都在疼痛,像抽筋断骨一般,并且忽冷忽热,体内似乎有什么东西要喷薄而出。她痛苦难忍,下唇都快要咬烂了,全身如水浸过一般,似乎是在死亡线处徘徊着。
终于,她再也承受不住那股力道,伸手把眼前的桌子掀翻,仰头惨呼出声。
“啊!!!”
整个萧府都听到了这声尖叫,伴随着一股滔天的能量平地而起。
“这股能量……”此时正在与萧家老爷交谈的,不乏那些见识极广的老一辈们,虽然没怎么见过,但终究还是识得了,“难道……是皇者再现了?”
【皇城内】
“爱卿近日棋艺见长啊!”黄袍男子沉吟良久,执了一枚棋子踌躇地落在棋盘上,笑道。
面前的白袍男子也微微笑了圭臬怎么读,香雾缭绕间,他仅有一半的脸看的并不真切,而那笑容,似乎有一股狡黠和诡谲。
虽为君臣,但眼前的两人年龄差并不大,志同道合,倒像是多年深交的密友。
“哎……着了你的道了!”皇帝刚落下棋子,便看穿了这一陷阱,大叫不好,但碍于身份不好表露,语气间隐隐有三分哀怨,“罢了罢了,到底是你技高一筹于海丹。落子无悔君无戏言,你继续罢。”
白袍男子眼中露出些遮挡不住的光,轻轻执起白子,刚要往棋盘上落,却只觉得某个方向传来一阵巨大的波动——那是他这么多年从未见过的。他手忽而一抖,手中的棋子跌落在棋盘上,打乱了整盘的谋篇布局。他的眼忽然暗了下去,止住了笑容,转头看向发生变故的那一方,目光沉沉。
“哈哈!朕今日可以逆转乾坤了!”黄袍人显然没有察觉到这些变故,仍然沉迷在棋局当中。但他的这份兴致显然没有维持多久,很快就被人打断了。
“报!”一名守卫冲了进来,跪倒就拜,“圣上!漫云之东的云霄城……出了皇者!”
【云霄城】
萧夫人手中的茶杯应声落地,摔了个粉碎。
绿颦连忙上前收拾,“夫人您没事吧?最近您身子一直不好,今天都没能去宴席,也不知道是什么人这样不识体统惊到了夫人,待绿颦去……”
“是薇儿……”萧夫人久见风霜的手缓缓抚上了额头李丰博客,“是祸躲不过啊……”
“什……什么?”绿颦也愣了。
“我一直在担心这一天到来,想不到竟真的来了……”萧夫人的脸色变得苍白。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绿颦一脸茫然,“二小姐她……”
“我家始祖上是月异能者的后人,只是这能力一直潜藏在身体里,世世代代都没有激发出来。本以为已经安然无事……但现在看来,薇儿怕是继承了这一脉啊……”萧夫人的声音隐隐透着绝望。
“您……您是说,二小姐是……”绿颦脸色也变了。
“绿颦,你可还记得我房中那副壁画?”她郑重地拉住了绿颦。
“绿颦记得。”
“那副画下有机关,密道通往原始森林。这么大的能量波动皇家也一定能感觉到,要不了多久就会派兵过来,你去找到小姐,把她带到密道里,让她赶紧走。我去找老爷,把那群人拖一拖。”萧夫人站起身安排好了任务,“那密道只能开启一次,你带着薇儿赶紧跑,谁也别相信紫苏汗蒸房,决不能被抓,知道了吗?”
绿颦赶忙答应,转身就冲了出去。
萧夫人看着绿颦匆忙的背影,不禁捏紧了手中的帕子。
“薇儿……”
而此时,主场之中的宾客也开始骚乱了起来。不少年长的长老们都认得这个当初震慑世界的气息。
“萧老家伙,你这府中还真是藏龙卧虎啊。”明明是带着笑容,语气中却杀机毕露。
“各位说笑了懒羊羊外传。”男人的脸色依旧放的很平和,“如若真的是皇者觉醒,想必在这种冲击下很虚弱,我们不妨守住各个出口,叫他插翅难逃便是。”
“父亲?”萧蔷从里间冲出来,刚刚那个声音……那个声音明明……
萧父转过头来,神色复杂,眼中是她读不懂的高深:“你去叫上薇儿和你母亲,带护卫,守好萧家的每一扇大门!”
此时萧薇所待的房间已经完完全全被宾客们围住了,但这些人大都只是感受到了能量的庞大,却不知晓是什么来头,只当是来看个热闹。而真正有威慑力的一群人,已被萧老爷带去了完全相反的方向。
“小姐!”绿颦拼命地从人群中钻出来,连发髻歪了都再也顾不上,叫了几个家丁围住了那些看热闹的人,场面才稍稍稳定下来。
她冲进房间里,萧薇已经人事不省了。她衣衫凌乱地倒在破碎的桌椅茶具之间,伤痕累累。
“水……好渴……好热……好冷……”萧薇神志不清。
绿颦赶忙扑到她身边,扶她起来,“小姐……小姐你没事吧?夫人叫我……”
忽然她怔住了,浑身都开始颤抖,她只觉得浑身的力量都被抽取掉了,反而源源不断地往身体外部流去。再看萧薇,面色已由苍白变得红润了些,神志也稍微恢复了,慢慢地睁开眼睛,绿颦看到了她瞳孔中面目狰狞的自己。
“小姐……小姐你听我说……你的能力……是从夫人一脉流传下来的皇者异能……圣月……”绿颦嘴角开始冒血,她知道刚刚那是萧薇的自我保护机制,更何况萧薇想必根本不知道如何操纵自己一身的本事,现在的绿颦已经顾不上生死,只想让萧薇赶紧安全地离开,“夫人房内的壁画下有机关……快从那……赶紧逃……别管我……”
“绿颦姐姐……你怎么了……”萧薇这才意识到自己正在从绿颦身上汲取力量,她想要收手,但不知为何就是停不下来,已经泪如雨下,“快停下……快停下!你会死的!不要……不要!”
这时,门忽然被踢开,一道身影闪过,一棍子敲在了萧薇身上,力道恰到好处地把她从绿颦怀中打出,又不至于伤的太重。
萧薇滚落在地上,她的神志本就没有恢复,这下子又眩晕了好久,才看清眼前出手的人:“姐……姐姐?”
萧蔷赶忙扶住摇摇欲坠的绿颦,急声问:“绿颦你怎么样?”待她伸手诊住绿颦的脉,心忽然一凉。
“大小姐……你是来救小姐的吗……”绿颦的嘴中溢出了更多的鲜血,眼中也溢出了泪水,“夫人吩咐了……她房中的壁画下……有……有密道……你们要赶紧跑……”
“你别说话了……”萧蔷的嘴唇都在颤抖,眼泪也涌了出来。
“小姐不是故意的……任谁……也不会控制……我无父无母……夫人待我不薄……小姐……一定要保住小姐……”绿颦声音渐小,最终合上了双眼。
“安息吧……”萧蔷痛苦地闭上了眼,她很想安安静静地缅怀这个和她们姐妹两个感情深厚的女孩,但她知道,自己没有时间了。过不了多久厅堂里的那群老家伙门就会发现端倪,到时候父母、绿颦所做出的牺牲就都白费了。
“姐姐?绿颦她……”她转过头,萧薇的眼神已经清明了,她呆呆地看着双手无力垂下的绿颦和泪眼斑驳的萧蔷,似乎明白了什么。
“她只是睡着了,刚刚和你纠缠太累了。”萧蔷转身拉起萧薇,就要往外走。
“不!你骗人……”萧薇感受着身体里多出来的那一份力量披甲树螽,泪眼朦胧,她自然是知道,被强行剥夺了异能是什么下场,她甩开萧蔷的手,就欲向绿颦扑过去,“都怪我!都怪我!绿颦她……”
萧蔷反手抓住了她,一个转身把她按在墙上,狠狠给了她两记耳光。
萧薇被打蒙了,脸上火辣辣的疼,一句话都说不出。
“第一记是给你失手杀了绿颦。她临死前不让我怪你。但对不起我做不到。”萧蔷眼中也有泪水和痛苦极品特工女皇,更多的是决然与狠厉,“第二记是要告诉你,她牺牲自己也要跑过来是为了什么!”她伸手指着门外,“听听,马上皇家军队就来了,府中还有一堆高人,你再不走,我们的努力不仅要白费,还都要给你陪葬!你自己掂量不清吗!”
萧薇木然地点点头。
“快跟着我走。”萧蔷向来果断,不再犹豫,一脚踢开门,拔出剑指着吓得连连后退的看热闹的人群。
“看什么看!都给我让开!”萧蔷劈开人群,扯着萧薇飞奔了出去。
待到萧蔷拉着萧薇从大堂赶到后院厢房时,刚好撞到发觉不对劲强行撞开萧老爷的阻拦匆匆赶来的人们。
那些人中不乏高手,很快就嗅出了强大皇者力量的来源。
“诶呦,你这个老家伙,原来是你自己的女儿啊。”贾家的老爷气的不轻,指着萧蔷的手都在哆嗦,“败坏家风啊!这婚不结了!不结了!来人给我把这些乱臣贼子拿下!”
“快走!”萧夫人和萧老爷拔剑出鞘,召集护卫们一拥而上,严严实实地护住了自己的女儿。
“爹娘!我们一起走!”萧薇的手被姐姐拽得生疼,她拼命回过头想要看清两人的背影,却生生被扯进了房中,再看不真切。
“他们的目标是你,爹娘和他们交情多年,会没事的。”萧蔷拉着萧薇冲进了里间,找到了机关,一把按下。
地道缓缓打开。
这时已经有人看到了她们,大喊大叫着,一窝蜂涌上,挥刀斩开了拼命拦住自己的萧夫人。
“娘!”看到这一幕的萧薇心都要碎了,大声哭叫,声音都嘶哑了。
萧蔷闻声回头,正好看见一把锋利的长剑刺入父亲的胸膛。
“你们这群混蛋!我和你们拼了!”她拿起剑就想冲出外面,但转身一脚把萧薇踢进了密道之中,待她见妹妹消失在洞口之时,那群人已经朝她们的方向杀过来了。
“来啊……老娘今天……”萧蔷含着眼泪,刚要提步,却只觉得脚被什么绊住,低头一看,却是从地道里伸出的一双手。
她刚想挣脱,就已经被拉了进去。
密道缓缓合上了。
黑暗中,萧蔷抬手点了一支火烛,看到了蜷缩在一角的妹妹,什么都没说,只是走近抬手给了她一记耳光。
萧薇的头狠狠甩到一边,嘴角出了点血,却依旧目光呆滞。
“为什么死的是爹娘不是你!为什么!”萧蔷紧紧扳着萧薇的肩膀哭喊,“来啊,你不是月吗?来啊也把我杀了好了!”
“呵呵……”萧薇神情恍惚,缓缓扭过头来看她,眼神空洞,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姐姐不如杀了我好了,我多想替爹娘去死啊……”
“你!”萧蔷举起的手终究没能落下,而是伸手抱过了萧薇,姐妹二人哭成一片。
只是,萧家上下,却已寂寥无声,再也没有人能来安慰她们了。
【四】多情应笑
【云霄城】
萧蔷与贾伊的大婚之日,全城的人都到了。贾府前被围了个水泄不通,张灯结彩。
而联想到萧府的一片狼藉,血流成河,任谁也不会想到这是几天前交谈甚欢,情谊深厚的亲家。萧家老爷夫人都已归西,两个小姐也都失踪了,这成婚,又从何谈起?
到了吉时,新娘随了一队人马到了,马前却没有新郎官的影子。
新娘子下了轿,人群中有眼尖的叫嚷了起来:“这不是叶家小姐吗?”众人哗然。
贾仁从大堂中走出,向人群拱了拱手,道:“我贾家乃云霄城一大家,世代任朝中显官,誓效忠于朝廷!萧家与帝国为敌仙绝,育出妖女,我贾家绝不与此等败坏国法的家族联姻!而叶家小姐才德兼……”
老头子话还没说完,背后就冲出一道红影,却是一身喜服的贾伊。他披头散发,疯了一般只顾叫嚷着“蔷儿,蔷儿……”
贾仁怒不可遏,狠狠地打了他一巴掌,斥骂道:“混账东西!那萧家妖女罪恶滔天,私自包庇圣月,哪里值得我们贾家去娶!”
贾伊捂着脸,呆怔了许久,忽地爆发了一声哀号:“父亲!我今生……非蔷儿不娶啊!”
混乱中,一个兜着披风的人单薄的身子忽然开始颤抖,转身离开了。他独自一人逆着人群穿梭在街道之中,身法矫健。
直到到了萧府大门面前,才敢稍微放慢一些脚步,但依旧目不斜视。想必现在的萧府,一定是布满了眼线,等着相关的人自投罗网吧?黑袍人心中升起一阵悲痛,步履有些不稳,但依旧似是一个路人,若无其事地往前走着。
还没走出几步,却被一个力道拉入一旁阴暗的巷子中。他刚要出手,只听得耳边传来一声轻柔的沙哑的呢喃,一下子怔了。
“蔷儿……”男人轻轻解下她的兜帽,容貌有些颓废,他几天未剃的胡茬轻轻蹭着女孩,无限留恋。
萧蔷积压在心底的痛苦一下子爆发了,转过身狠狠抱住这个男人,泣不成声。
贾伊回抱着她,默默地想替她分担一些。许久,萧蔷哭尽了6,才梨花带雨泪眼朦胧地抬眼问他:“你逃来这里做什么?叶家小姐可怎么办?”
贾伊含着笑俯下身吻了吻她,笑道:“有了你,要她作甚?”
萧蔷羞涩难当,破涕为笑魔幻仙境,故作凶狠地在他胸口锤了一下,骂道:“好没个正经!少来调笑我。”
贾伊见她笑了,再度把她拥在怀里,喃喃:“我这几日寝食不安,满脑子都是你……蔷儿,你要知道,不论发生什么,我都会和你在一起,哪怕和世人为敌……”
萧蔷赶忙制止了他,但看贾伊的心意如此坚定,不由得脸如火一般烧了起来。
待情话说尽,贾伊才问起萧薇,“薇儿她还好么?”
萧蔷点点头:“好得很,我拼了性命也会护住她的。”
贾伊有些欲言又止,终于还是叹了一口气:“你要是有什么我帮得到的地方就尽管说。”
萧蔷目光流转,伸手轻抚上他的脸,含情脉脉:“我今日能见到你便是最大的恩惠了,还有何求?现在全城都在寻我,我就不多留了点播钻。”
贾伊恋恋不舍,直至把她送到城门口,却见得城口不知为何多了许多守卫守着万户飞天。眼看着萧蔷不能出城只能干着急,他眼睛一转,心生一计,索性直接走到守卫面前,坐在地上哭闹了起来,像个三岁的孩子,大喊着不要娶叶家小姐,今生只要萧蔷一人相伴云云。
人群顿时混乱了起来,只道是这对贾家少爷的打击太大,怕是得了失心疯,里三层外三层地都凑过来看热闹。
萧蔷趁乱跑了出去,回过头从人缝中看到贾伊冲她狡黠地笑。
自那以后,贾伊常常逃出城去在两人约定的地方见面,带着萧蔷爱吃的小点心,还常常带了官兵搜查的消息。托他的福,姊妹两个好几次都躲过了官兵掘地三尺的搜查。
不知不觉间,一个月已然过去,外面的风声也渐渐小了下去。据贾伊说,这是因为政府觉得她们已经逃到了别的地方,萧蔷也总算松了一口气。
这时,贾伊却忽然拉住了她的手,语气很是深情:“蔷儿,都说情路坎坷,如今我们遭受了这么多,我在不想看着你一个人去承受那些不该受的了……当日我们婚约已定,你是我的妻,你躲不掉的。”
萧蔷眼神开始躲闪:“我们……现在……”
“之前混乱,我愿意陪着你走出来,如今风声渐平,我们,是不是该补上拜堂的仪式呢?”贾伊脸上透出一抹喜悦。
“可是你父母……我父母……”萧蔷低垂了眼,声若细蚊。
“我不在乎!”贾伊拉紧了她,“我早已做好了出逃的打算,他们既不同意,我们私奔就是了!从此浪迹天涯,都无人说教了角蛙吃什么!”
“阿伊……”萧蔷终于点了头,满脸娇羞,尽是小女儿姿态,“好,我答应你。”
“我们成亲了,就带着薇儿逃到无人知晓的地方去,平平淡淡一生,岂不美哉!”贾伊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
“好,那待我去和薇儿说说。”萧蔷笑道东邮网,“你也一起来罢,不如就让薇儿做我们的见证人。”
贾伊喜出望外,紧随着她跟了上来。
萧蔷带着他兜兜转转,到了一处极隐秘的山洞,开心地唤了一声“薇儿”便走了进去。
只见一个白衣女子坐在石头上,正生着火,不是萧薇是谁?
“薇儿聊斋之粉蝶,我们要成亲啦!我今天带他来,是让你做……”萧蔷伸手拉过贾伊,含笑道。
“姐姐小心!”原本还噙着笑意看着两人的萧薇却忽然变了脸色,大声呼喊。
但已经来不及了,锋利的匕首已经贯穿了萧蔷的心脏,萧蔷的话没有说完,只摇摆了几下,便重重地倒落在地。
“姐姐!”萧薇哭喊出声,本想着上前手刃了这个人面兽心的男人,却不知四围从哪里冒出来一群家丁守卫,将她团团围住。
“哈哈哈……萧蔷,你当真是傻啊。”贾伊眯着眼睛看着一脸血污,难以置信的女孩,嘲笑道,“你不知道抓到你妹妹意味着什么吗?邑千户,财万贯啊!”
“你不是……你不是……”萧蔷嘴角不断涌出鲜血,痛到连话都说不出。
你不是爱我的吗?你不是我的未婚夫吗?你不是说可以什么都不顾只和我一人浪迹天涯的吗?你不是可以为了我可以背叛世界吗?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不可能……这不是真的……
贾伊似乎是看懂了她的表情,唇角冷冷地勾起一抹残忍的笑,伸手捏起她的下巴:“你是我未婚妻不假,我曾经爱你也不假。可是萧蔷,为了你而放弃那些,不值得。杀了你们,我能娶比你条件优越千万倍的女子……你骨头那么硬,直接逼你你也不会说你妹妹的下落,那我就只好用这个办法咯……”
“贾伊你混蛋!”看着已然绝望,眼睛里大滴大滴地往出涌泪的萧蔷,萧薇怒吼道,从后面冲上来,一把推开贾伊,“别碰我姐姐!”
“都怪你太值钱。”贾伊的目光中全然是冷漠。他抽出一块帕子,擦了擦沾了血的手指。
“薇儿……都怪我……”萧蔷死死地拉住妹妹的衣襟,仍有鲜血不断溢出。她的眼中是满心的不甘,悔恨和无助。
一直以来,她自以为参透了诸多世事,当贾伊还执着地“不离不弃”时,她也曾怀疑过,也曾试探过。无奈这厮的戏实在是高明,不折不挠演了一个多月,骗过了她。
人心,原来竟是如此。
她自嘲地扬起嘴角,带着最后一丝倔强想要抬头看清这个人面兽心的禽兽粤海制革,却不想吐出了一大口鲜血。
“不……姐姐你别说话,”萧薇慌乱地为她擦拭着血迹,哭道,“我能带你出去的,我们杀了贾伊这个混账,我们……”
“是我太轻信旁人了……对不起……”萧蔷的手缓缓落下,头一歪,便再也没有等萧薇带她走,一缕芳魂消散。
“贾伊……我要你们贾家……为我全家陪葬!”萧薇双目赤红,抖手便向贾伊杀去,但她毕竟只是孤身一人,月的能力也没有完全掌控,又如何是贾伊和众多家丁官兵的对手?很快她便寡不敌众,被击倒在地,不省人事。
“带走,兄弟们都可以去领赏了。”贾伊带着笑容指挥着手下抬走萧薇,满脸得意之色。
“那这萧家大小姐的尸体……”一个下属开口问道纹身痛不痛。
他嫌弃地看了一眼萧蔷仍未合眼的身躯,扭过了头,随手将那块染血的帕子丢在她身上,冷声道:“就扔这儿吧,搬来搬去太晦气。”
一行人欢欣雀跃,走远了。

上一篇:爱心筹丈夫提出离婚,她沉默着写下一纸清单,丈夫看完竟痛哭忏悔……-这样扎头发真漂亮

下一篇:粱祝万人游重庆,非去不可!入住五星级酒店! 纯玩,零购物,包接送——1399元-肇庆江南国际旅行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