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你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内容

聚苯乙烯是什么万名警察进社区-姚卫群:化解矛盾“金牌手”,增加和谐促稳定-蔡甸阿sir

299 全部文章 | 2018年03月31日
万名警察进社区|姚卫群:化解矛盾“金牌手”爱神苏西,增加和谐促稳定-蔡甸阿sir
姚卫群,中共党员ataru,现任消泗乡派出所副所长。1993年从武汉市警官学校毕业后,到蔡甸区公安分局消泗乡派出所做了名社区民警。因工作需要,2000—2014年先后到侏儒派出所、分局历练,2015年再次调到消泗派出所任副所长。长期以所为家,与民众交心,排民众所难,依靠自身力量与智慧,以最好的方式将矛盾化解在基层,最大限度地减少不和谐因素,促进社会稳定,在民众中威信高,认同感强,多次被评为优秀党员、先进个人,荣立个人嘉奖四次,个人三等功一次。

就任路上波折起,真情巧调皆欢喜
2015年,姚卫群接到担任消泗派出所副所长的任命后,即前往。途经洪南村,车窗外隐约传来叫骂声,紧接着,似乎是铁锹打在肉体上的沉闷响声。
不好,有人在斗殴中受伤了!姚卫群正在思忖,突见从路边的稻场上,窜出来一老妇女,苍鹰般张开双臂拦住警车。
姚卫群忙下车询问原委。
原来,老妇人姓张,她与老头刘爹爹正在晒谷子,与村里也要晒谷子的小伙程凯发生口角。年青气盛的程凯挥起手中的铁锹,“啪”地一声拍在刘爹爹头上,刘爹爹倒地不起。
姚卫群立即奔到晒谷场扶起刘爹爹,见他脸色腊黄,额头直冒冷汗,当即将刘爹爹扶上自己的车,赶到医院检查,程凯还不服气地道:“小题大做,装死!”
医院检查的结果,令所有人都大吃一惊:刘爹爹脑颅内出血压迫神经,情况危险,若是晚来一步便会危及性命。
姚卫群立即协调医院救治,到程家调解枪械少女。程家却以经济条件不好拒绝赔付。
刘爹爹的儿子闻言,立即组织刘姓家族准备“报仇”;程凯也不是善者,立即召集村里的程姓家族,准备反击。
姚卫群知道,消泗位于蔡甸西南边陲,西与仙桃市西流河接壤,南与汉南区隔河相望,紧连省级珍禽湿地沉湖自然保护区,百曲公路贯穿全境,北上近接318国道,南倚汉洪高速公路。特殊的地理位置,形成特殊的习俗:每逢一家遭到他人“欺负”,若不及时化解,便亲戚串亲戚,朋友串朋友,发生上百人的械斗。
姚卫群找到程姓家族最有威望的两个长辈,宣讲法规法律,站在刘爹爹的立场,耐心劝解美植兰,长辈们让姚卫群带着程凯去刘家道歉赔礼,宽慰刘家人的心;再帮程凯在家族间筹资,及时将治疗费用送到医院,暖化刘爹爹仇恨的心理。
若没有姚副所长及时化解这场矛盾,刘爹爹也许已不在人世,程、刘两姓会因此结仇,现在刘爹爹性命无忧,塔琳托娅 程、刘两大家族和平相处,皆大欢喜。

不留纠纷过夜,化解矛盾过好年
姚卫群说,乡间的纠纷是千差万别的,不同种类的纠纷有不同的特点,针对不同种类、不同情况,采取相应的调解方式开展调解工作,往往能收到非常好的效果。
2015年腊月二十九,姚卫群接到罗汉村汪婆婆与丁中宝相执不下的报警。
经了解,汪婆婆提了一筐蔬菜,站在村路旁,骑着摩托车的丁中宝怀里横抱着一拖把,经过汪婆婆时,拖把一扫,将汪婆婆带倒在地,造成骨折。
丁中宝扬言是汪婆婆走路不小心摔倒的,讹诈他,拒绝赔付。
悬而未决的矛盾,像两把利剑搁在两家心头:不解决好这件事,都别想过好年!
姚卫群通过查视频,证实汪婆婆所说属实。便上丁家讲法律摆依据,在姚卫群有理有据的化解下,丁中宝终于答应赔付汪婆婆全部的医药费用,并上门对其道歉。
矛盾迎刃而解,两家喜庆的鞭炮,迎来新的一天、新的一年。

有的放矢使巧力,事半功倍天地宽
2017年4月初,沉湖湿地保护局来派出所向姚卫群吐苦水:去年的洪水冲垮了他们湖中两千多米的科普长廊栈道,他们在修复时却发觉木柱、木板被当地百姓拿走了,财产损失重大,修复更是遥遥无期,他们付出了大量的人力与物力,对此却无能为力。
姚卫群为此特意到村里去打听,探知从栈道上拿回木柱、木板最多的,是黄、张两户人家。
姚卫群到黄爹爹家拉家常,漫不经心提到栈道木柱木板流失的事情,黄爹爹立即道:不晓得,水冲走了吧。
姚卫群指着他院子里的一垛木板木柱道:“这好像是做栈道用的吧聚苯乙烯是什么?”
黄爹爹立即反驳不是偷的,是水打来的。
“不管怎么说,它是有主的。你拿回家,无非铺个路,围个菜园召唤圣剑,让这些木板木柱大材小用了。还不如发扬一下你老人家懂事理的高风亮节,还给人家。”姚和群开朗的笑声,使黄爹爹绷紧的心绪放松下来,“我让湿地保护局感谢你,给你车费,你把这些材料送回去,让他们恢复观赏栈道,大家散步,钓鱼,有个好去处!”
姚卫群又用同样的方式,做通了张家的思想工作。
第二天,张、黄两家,各自码好一拖拉机木柱木板,还了回去,湿地局不仅既往不咎,还给了他们几十元车费,两家便在村里宣传起来。
第三天,村书记在姚副所长的宣传下,开着拖拉机沿户收购,一车车木板木柱被送往湿地局。
五六天时间,所有木柱木块便物归原主,沉湖湿地保护局领导大发感慨:姚副所长一出马好慷在家,这6天的收获,抵得上我们半年的成效都不止。

从乡村到城区,化解4年前“毁容”案
今年4月中旬,武汉花容美容医院院长杨蓉来到消泗派出叫苦不迭:挖沟村在外打工的刘文丽,4年前在该美容院整容,反造成神经僵硬“面瘫”。她嫌赔偿少,便隔三差五纠结一帮民众纽虫,去堵医院的门;要求医院帮她恢复原来的状态。医院早先的领导都辞职了,她还是不依不饶,令美容者望而却步。
“都是4年前的事了,领导都早已换了妥帖的意思,原来的美容技术不过关,现在都在加强学习。姚副所长一定想办法说服刘家的亲朋戚不要再闹了,不然我们美容院只有关门。”杨女士请求着。
毕竟是4年前的事姚尚坤,能否解决好,姚卫群不敢打包票。但矛盾摆在面前,他就要解决。为避免双方一见面就起冲突,姚和群决定让双方当事人不见面,来控制、稳定双方情绪。
姚卫群先找到村书记,然后一起去做刘家亲戚朋友的思想工作:闹不解决刘文丽的问题堆花酒,你们能天天不上班,不种地去闹吗?你们想美容院能赔多少?我是消泗派出所的民警,相当于是你们娘家人,我肯定会站在你们的立场,为你们说话。
打消了刘家的顾虑,探知了刘家的赔偿底细后,姚卫群带着刘家父母、刘文丽找到美容院杨蓉等代表岳西在线家园,几经协商,对刘文丽作出了合理的赔偿。
“姑娘,让自己变得有价值的,并不一定是好的容貌。拿着这笔钱开个商店,好好过生活。”姚卫群的话,令刘家充满感激。
杨蓉感慨地说:姚副所从老远的乡村赶到城区来调解这件司法都解决不了、拖了4年、闹了4年的大事。

审 核:陈 利 国
编 辑:高雷

关注蔡甸阿sir公众号
听蜀黍讲故事

上一篇:伊玟格琳白金智能

下一篇:伊玟格琳防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