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你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内容

聊城美食七星包“大救援”-科考纪实

255 全部文章 | 2016年05月30日
七星包“大救援”-科考纪实
题记:2013年-2014年,四川老君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与乐山师范学院付义强博士课题组在该保护区联合开展四川山鹧鸪科学考察。这是本次科考过程中发生的唯一一次重大意外。将该事件完整记录下来,是因为它蕴含了许多值得我们永远珍藏的记忆。(编者注:该文首次发表在《四川山鹧鸪科学考察报告》中,编者略微调整格式)
本照片由付义强博士提供
2013年春季,我们就要实施保护区历史上最大规模的红外相机监测计划,大家的热情非常高涨。我对参与该项目野外调查的人员进行了分组。其中,陈建武和马照富为第一小组,组长陈建武;郑毅和赖杰为第二小组,组长郑毅;陈文才和徐海涛为第三小组,组长陈文才。作为项目技术负责人,我首先对他们进行了相关技术培训和必要的安全提醒。
该计划将保护区划分为35个公里网格平阳人才网,要求在每个网格中心50?m范围内,找到合适的生境安放2台红外相机,共需安装70台红外相机。我将所有网格中心的GPS位点分发给每个小组的组长。老君山很多地方山势陡峭,植被茂密陆猴儿,要想找到这些位点,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好在陈建武、郑毅和陈文才等人时间的针脚,常年执行野外调查任务,这是一支野外工作经验非常丰富的队伍,我对他们充满了信心。
2013年4月3号,三个小组同步开启野外作业。该天我因单位有事,回到了乐山。我和队员们用电话联系,要求他们先找容易的位点安装红外相机。
该天上午和下午看似都比较顺利。傍晚六点半左右,第三小组组长陈文才跟我打电话说,他们正在前往七星包的一个位点薛佳怡,离该位点还差400 m远,估计返回时天要黑了。
七星包是保护区内地形最为复杂的区域戈美其女鞋,马秋子里面的小山丘星罗密布,非常容易迷路。据说曾有当地农民因采笋迷路而困死于此木田彩水。
老君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摄影:袁佐平
我当即要求陈文才先撤回来肖华简历,第二天再去找该位点,因为毕竟天色已晚,虽然我知道陈文才很熟悉保护区的地形地貌。陈文才是当地农民,进入保护区当护林员多年。但陈文才说天下第一奸雄,他和徐海涛俩人好不容易才爬过来,眼看就要靠近该位点了,他说安好红外相机后他们用手机照路,可以出得来。原来他俩为了轻便,将背包藏在路边,只身进入了密林。而手电筒、干粮等都在包内。他们估计能在天黑前赶回来。然而,前往七星包的难度远超出了他们的预估。虽然我一再让他们先撤出来,但陈文才和徐海涛还是决定往前冲,并让我放心,不会有事千智风声。
我刚开始也没太把这事放在心上,我了解陈文才在野外的工作能力。我是2009年开始在老君山保护区做博士论文,陈文才是我的向导。他对这片山确实是太熟悉了,说他是一个活“GPS”绝不夸张。陈文才多年来一直在保护区的二燕平生态监测站上班,所以大家都管他叫?“陈站长”。
大约八时许,陈站长打电话告诉我,相机已装好宋服,准备返回,但天已黑了。我让他们要特别注意安全。半小时后,陈站长又打电话来,说他们好像迷路了。我让他们不要惊慌。其实此刻,我已经开始有些紧张,我知道夜晚在原始林里迷路意味着什么。刚想着,第一组组长陈建武的电话也打过来了,他说他们那一组也迷路了,在林子里出不来。我同样只能安慰他不要紧张,想办法原路返回。
我已经坐不住了恐惧斗室,我觉得此事要跟保护区管理局领导汇报。我先是打电话给凌征文副局长,他和陈本平局长正在成都开会。凌局长马上跟陈局长汇报了该事。
大约九点过,陈站长再次打电话给我,说天已下雨,他们在林子里走了一个小时又回到了原点,彻底迷路了!当时老君山的温度不到10度,陈文才和徐海涛的衣服已淋湿,又没有吃的东西。我和保护区领导都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陈局长当即决定从成都返回,同时联系保护区山脚下最近的鱼孔村村委干部,让他们赶紧找年轻力壮且熟悉地形的老百姓,准备上山救援!
大约九点半,第一小组终于传来一个令人欣慰的消息,陈建武和马照富他们已脱困中国石柱网,到达林区公路。鱼孔村迅速组织了一个由当地3位青年农民组成的精干搜救小组。陈局长让他们备好食物和安全装备,注意自身安全。
大约十点,搜救小组开始从鱼孔上山。我告诉陈站长,救援队已经上山,让他们找一个信号好的地方等待救援。我说能否试着找一个山洞避雨。陈站长说附近没有山洞,雨越下越大,他们想点火取暖,然而完全燃不起!更糟糕的是,徐海涛已被吓哭。徐海涛,我们平时都称之为“涛哥”。涛哥其实是一条硬汉,性格刚毅。听说涛哥哭了,可以想象当时的情景。
陈局长他们从成都过来,预计要两个多小时抵达乐山。我在家一直坐立不安。就打车去乐山高速路口等陈局长一行。我大约半小时联系一次陈站长,跟他们加油打气!
11点半左右,我和陈局长汇合。我们在车上商量进一步的救援计划。凌局长宽慰大家,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陈局长说先回保护区办公室拿上地形图。此时,保护区全体职工已知晓陈文才和徐海涛被困,大家一起为他们祈祷。
山上的温度还在持续下降绯红女皇,寒冷、饥饿和对野兽(如黑熊)的恐惧考验着陈站长和涛哥。
午夜12点,救援人员到达七星包附近区域,开始喊话!然而,风雨交加的黑夜,只有山谷的回音。
凌晨一点半左右,我们到达屏山新县城办公室。办公室的同事早已等在那里并准备好了地形图、GPS和罗盘等救援装备。大家一刻没有停留,直奔老君山。
凌晨两点半,终于传来一个令人兴奋的消息:救援队喊话有回应了!大家悬着的心好像一下就轻松很多!
凌晨三时左右,开始起了雾。屏山那边的路都是依山而建,弯道特别多,白天开车司机们都要小心翼翼。很快,雾越来越浓,我感觉能见度就只有3~5m。我建议停车等一等,不能忙中出乱,酿成新的事故张兆艺微博。
这时(凌晨三点半左右)救援队又说听不到回音了怡乐生活馆。山上地形复杂悠然千年后,可能一个弯道就把声音挡住了。我们和救援队的联系也不时中断,因为山上的信号不好。接着陈站长又打来电话,说他们已经冷得不行,且很害怕。两位局领导心急如焚!车子只好像蜗牛一样缓慢前行。可以说武安之窗,在当时的天气条件下行车,确实冒着极大的风险。
大家的心就这样煎熬着。时间仿佛变得特别慢。我们一方面祈祷救援队能尽快找到他们,又希望天早点变亮!
大约凌晨四点半,终于传来好消息!救援队找到并和陈站长及涛哥汇合了!这下聊城美食,大家的心彻底放了下来!雾似乎也小了很多,车速跟着加快了一些。
六点半,好消息进一步传来,他们已抵达山下的老百姓家中!我们这边刚好到龙华镇。因为他们已安全下山,陈局长让大家放心。龙华的面馆已开门迎客,我们就顺便在龙华吃了点早餐。
大约早上八点,我们终于和陈站长他们会面了。我们上前和他们一一握手、拥抱!感动的情绪迅速充满周围的空气。感谢热心的老百姓,早已燃起火和做好早餐招呼大家!感谢我们的农民好兄弟,是他们顶着风雨,黑夜中毅然冒险上山搜救!感谢保护区局领导和当地村委强有力的组织施救,让这次意外事件终化险为夷!最要衷心感谢的是所有参与野外调查的兄弟,你们辛苦啦蜜见!
让我们永远记住这群人,老君山的自然保护事业有他们的奉献!这件事虽然是一个意外,但它折射的东西值得我们永远珍藏和回忆。
本照片由付义强博士提供成功救援后的合影(左一:陈本平;左二:徐海涛;左3:陈文才;右一:冯盛林;右二:凌征文;中间是黑夜冒雨上山实施本次搜救的3位农民兄弟)

上一篇:风电场万万没想到,白发长在这里最危险!一个小方法,医学博士教你白发变黑发!-自然辟谷

下一篇:高新技术企业认定条件万科新董事会成员都是些什么来头?-股市全资讯